生产地区浙八味商场浙贝母上货量维持在20吨左右

by admin on 2019年11月26日

浙贝母因其行情大起大落,一直是药商关注的热点品种之一。自2010年6月份新货上市后已连续三年在50元以上的高价运行,其后又连续三年在产新前(2011年5月、2012年3-4月及2013年3月初)止步于百元关口。当前浙贝母产新临近,产地统货价格又从3月初的100元下滑至94元左右,关注药商不断增多,为此,笔者经多方调查,对其后市分析如下。用药单位空虚
产地库存量不大
2010年浙江产区受雪灾影响,浙贝母受冻大减产;2011年由于浙贝母种子基地——南通产区遭受旱害和水灾的双重打击先旱后涝,产量锐减,种子腐烂,受种苗限制,浙贝母减种明显;2012年在浙贝母生长期内浙江产区遭受到“60年来雨水最多,60年来阳光最少”的极端天气,浙贝母减产严重。因此,浙贝母连续三年受气候影响新货量锐减,每年产不足需,靠老库存支撑需求。2008-2009年,浙贝母产地价格在20元以下,在此其间,有1500吨左右的浙贝母被甘肃、福建、上海等囤货商购走,2010-2011年这批货大多又返回产地销售,到了2012年这批货大多已销售完毕,偶有三五吨流回产地也马上就被抢购一空。浙贝母从积压库存转向加工销售,市场和产地多年积压下来的陈旧库存得到了良好的消化。2012年始,浙贝母大多在80元以上的高价运行,各市场经销商以及药厂大多采用以销代购方式经营,不敢库存浙贝母,用药单位极端空虚,这一点从产地浙八味市场能明显体现出来:最近几集,浙贝母虽然掉价,但产地每集走出的浙贝母还是维持在每集25吨左右,与涨价期间大致相当(浙八味市场如元胡、白术等品种一旦掉价,几乎没有货源可以销往其它市场,因为各市场经营户手头大多有库存,掉价了先出售完自已手头上的货源再购货)。浙贝母连续三年冲击百元关口而未果,求稳的心态促使大多产地持货商在其达到95元以后纷纷出货,二月下旬,产地浙八味市场浙贝母上货量维持在20吨左右,到了三月初达到30吨以上,于是在其价刚达到100元后行情又开始下滑,但是,值得注意的是:在浙贝母价格开始下滑后,其每集销售出去的货量并没有减少,而产地市场的上货量却明显的减少了!我想,这一点或许也可以解释为:浙贝母用药单位空虚,产地库存量也不大。2013年浙贝母的产新量依然不大2012年浙贝产新前,其统货价格维持在90元左右,而无硫浙贝母的价格却在115元左右,致使许多药商到浙贝母种子基地江苏南通购买浙贝母加工,产新过后,无硫浙贝母价格稳步上涨至140多元,在此其间陆陆续续不断有药商到南通购买浙贝种子加工无硫浙贝母,据统计总共在600吨以上。因此浙贝母种子的供应量明显减少,在浙贝母种植期间,笔者对南通过来的浙贝母种子量作了详尽调查统计(在南通的海安,张芝山,德胜等产地浙贝装车的包数请朋友每天进行统计),当地共出售贝母种子1700吨左右(包括了发往贵州、福建、宁波等地的种子),这个数据是较为精确的。浙江本地浙贝母种子一般是农户自已留种自己种植,不通过市场流通,因此无法对其做出精确统计,但据以往比较流行的说法是,浙江本地留种量一般情况下不会超过南通种子的三分之一,考虑到南通2011年受气候影响产量锐减,种子腐烂,因此当地2012年产量也相应的减少了;而由于2012年始浙贝母大多在80元以上高价运行,浙江药农相应地也增加了本地的留种量,因此预计浙江本地留种量在1000吨左右,两地相加总共为2700吨左右种子。今年浙贝母的出苗较好,但显然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零下3-5度的天气以及3月7日至8日连续两天28度以上的高温对其影响还是比较严重的,虽然当时没有马上显现出来,其实其根茎还是受到了伤害,这几天在地的浙贝母有部分地块开始发病,出现死苗现象,比正常年份提前了一个节气,从当前在地浙贝母看来,今年要想大丰收已无可能,我们按正常年份1斤种子产6两干品计算今年的产新量为:2700吨*0.6=1620吨,而浙贝母的年销量一般为2300吨以上,因此2013年浙贝母的产新量不大,产不足需,依然需要老库存补充。老产区单产减产
产区或会转移
有药商朋友到了磐安浙八味市场,在其附近转了一大圈后惊呼:浙贝母减种太厉害了,三、五年前我在这里看到的遍地是浙贝母,而今年几乎看不到连片的!于是他认为浙贝母减种太严重了,其实浙八味市场周边的宅口、大麦坞、上卢、中卢、上加等村正在进行新城区建设,大部分的土地被征用,确实少有地块种植浙贝母。于是我带他到冷水、仁川两乡镇的泊公、方山等村庄,当他看到了在地成片的浙贝母后又片面地认为浙贝母确实是扩种了!—–呵呵,典型的新瞎子摸象的故事!在此说说浙贝母的产区转移的问题。大家或许对2003-2004年浙贝母240元的高价仍记忆犹新,当时浙贝何以达到如此高的天价?当然是供求使然。那么一个1999年就开始涨价,而且以每年几乎翻一翻的速度暴涨的品种何以会出现供求矛盾呢?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产区的转移。1999年之前,宁波还是全国最大的浙贝母产区,浙江磐安县还只有新渥镇庄基村有成片的大面积种植,2000年开始,浙贝的行情开始出现拐点,当年市场价格从20元左右迅速上升,年中最高价达到了70元,暴涨行情对生产的刺激是可以想象的,迅速地整个新渥镇几乎每个村庄都开始种植浙贝母,但因为是新产区,刚开始每家每户的种植量并不大,种植的浙贝母大部分没有加工成商品,大多留作种子自己扩种或者作为种子出售,2001年-2002年开始,因货源十分短缺出现暴涨,迅速突破百元大关并继续上行,浙贝母也不断向新渥镇外围发展,冷水、仁川、双峰、深泽,甚至东阳市、永康市、仙居县、缙云县等部分乡镇都有大面积发展,当然同样的道理也都是留种的多加工的少,随后的两年中,浙贝市场最高价240元,而浙贝的种子更是达到了令人难以致信的300元,比商品浙贝母的价格还高!宁波是浙贝母的老产区,所产的浙贝母以个大而深受切片户所喜爱,而近几年来由于连续重茬种植及土地退化等原因,所产浙贝母个头越来越小,单产逐年减产。新渥镇庄基村等部分老产区也出现这种情况。从2011年开始有15吨左右浙贝母种子运往福建、贵州等地种植,2012年此数据激增为200吨,2013年、2014年或许更多!后市分析有人说,浙贝当前价高,如同在刀刃上行走风险很大,但是浙贝母在80元左右的价位已经维持了两年多,基础已经夯实,而且近期在价格回调后,产地上货量明显减少,让人感觉在可以预见的后期浙贝大幅下调的可能性极小,而库存的薄弱及今年产新量依然不大,让人感觉其继续上行可能性较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